愿为三界提情教主 风流广化天尊
烟花主曌弘爱真君👏
(明代白话禁毁小说爱好者)

关于

瞎跑拍着玩,没有红叶的香山和雨后国子监( ॑꒳ ॑ )

给片子截了几张图0w0

以及P7,P8,P9是这次担任原画(一原&二原)的镜头集合

(真实下跪,这半年可能画了快一千只兔子了……


喷了,封面定福庄东艾利斯顿皇家动漫学院的名字是谁起的……(头一次觉得动院居然如此高贵(等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公开处刑的大刀终于落到了自己脖子上,围笑.jpg

10P《小兔乖乖》,因为一些原因遗憾没能赶得上1500报展映,但终是赶得上B站合集了

这半年里真的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戏外之精彩程度远超片子本身,大抵也是对人性的拷问吧。人生经此一遭也不枉活了!过后就是云淡风轻。就像四月份时我还以为自己一定会在展映那天哭得天昏地暗,无论是悔恨还是不甘;但实际什么也没有,安静地如同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第一次正式小组合作做动画,时间之紧迫过程之曲折,吵了打打了吵,磕磕绊绊一路走下来还算是有了结果。即便这个结果现在看实在是太多bug没有解决并且整体质量……我自己都不想吐槽,但是不得不承认,亲生毕竟亲生,它能直观反应你目前的水平,哪些地方做得差也只能说明水平真的不够(。爆炸,想把自己的原画卡全部撤下来重画

去年和前年这会儿还在嘲笑卷纸人画得丑,现在想扇死自己……

少说屁话,多看书,多练分镜!你这个辣鸡

最后感谢我的组员们,原画作监老贱和主美后期路子,没有她们这个片子不可能产出,真的。

希望明年此刻能带着水准翻出三倍有余的毕设打卡。老子皮糙肉厚,还能再战一百年,做动画不就是秃头烂肝吗,来啊!!!

不过你要问我联创学到了啥,那大概不是原画表演,也不是制片安排,而是人活着,宁愿活得可恨也不要活得可怜。

来年再战。

(黑历史就不打tag了……)

 老实说真的特别担心展映那天能不能做完,盯着制片表心慌到不行
只剩一个月了……………………
现在这个效果emmm还是个半成品不过和预想中的效果也差不多?希望能够准点赶上展映吧(哭着)
我:靠这卡原画毛病也太多了求让我重修一下
后期:老子打死你,辛辛苦苦合了一整天,现在要我重做遮罩吗???
我:……爸爸我错了


实力造假现场(。
在景山上被十级大风和附带的雨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六百年的红与影。

还好lof几乎没有相互认识的人

又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做。

脑子是空的,每天重复的事情是早晨睁眼无所事事看着太阳升上正空再落下来变得漆黑。日常流程是打开sai—发呆—关掉sai,或者打开sai—瞎j8涂—草稿画到一半全部清空—关掉sai—发呆

所以完全没有什么年底总结,因为根本就是空白啊(摊手)

对画画和创作的热情已经被磨得什么也不剩了,每天只剩下醒过来开着手机发呆,饭也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做,无所事事的一整年。

还有三年越来越严重的讨厌社交,不管是二次还是三次

要说事情也有,五月得病瘫床俩星期居然不知道自己发烧没人管死活结果愣是硬挨过去了,八月池袋街头遇着五个路口的交叉还没wifi差点走丢在国外,十一月出去搬砖结果还被甲方拖欠工资一个多月,还有一年365天有300天都在发作的胃病……妈耶,世界真精彩

联创前期焦虑到极点了,每次刚往前走一丁点,然后现实马上一个浪兜头打过来完全把人推回起点,一切清零。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

1/161day 现场3000B站20W人的公开处刑倒计时

新的一年可能只会继续丧,毕竟送命年了。要是人能凭空蒸发消失该多好

没有任何意义的爽图而已

群里的动态练习(有参考)

被困在联创前期的焦虑中走不出来…

【若风之声|摇星】金清仙史

·群内年刊外放&补档(LOF太牛逼了居然连文言也能识别屏蔽……

·仿明清志怪小说,瞎几把胡写,一定存在众多语法错误,望海涵

·摇星R18,小明角度,剧情各种捏造

       王晟明,台州金清镇人氏,有兄唤晟星。少时父从商,家越[i],故自小娇纵,敏而不勤。俄顷家业中道落没,夜火,父见背[ii]。遣家丁,散佣金,迁于闾里[iii]。服丁忧[iv],而母亦染疾。明幼无措,只得兄星持家。星尚及束发[v],胜慧颖稳健。习织席砍柴以为家用,积年粗裕也。

      星忧弟,遣学之。明顽劣,无趣诗书;又以母日薄西山,忡忡不得静矣。适逢狐友同出,晓赌生财道也,鬼迷心窍,偷盗赌劫,脩金一掷不返,无论[vi]修书。间日星探弟,闻之腌臜[vii],怒急。又为众氓[viii]所挟,争执间得一后生相助,始闻镇中富豪陈氏航舟,随焉,或可得万贯家财。

       后生唤瀚洲,星竹马也。二兄数年未见,促膝长谈,语间知王家旧事。洲议同道陈航,未几[ix]或荣贵;明惊,深谙沧渤[x]之险,见兄应之决然,欲阻语穷。兄苦,明心知而无力。是日星同洲行,明百般留连,终目远二兄,祈天以求安。

       金清临海,盖[xi]得咸风。兄走弟继,母以汤[xii]奉。静浪平风,日夜盼之。但失念外,雨暴忽至。明煎药于庭,忽嗅得湿尘之气,愕然扬首,但见:

       风狂树癫鸣凄厉,云碾重山山作哀。天海苍茫无异色,漆吞万壑浪徘徊。

       风狂雨骤,王母至院,母子二人相拥恸哭。呜呼!悲哉,痛哉!兄定命绝矣!

       

       后明持家业。内侍母疾,外以织银[xiii]。母少[xiv]愈转,却难忘陈迹[xv],念命散儿亡,郁郁不志。一日镇忽清风,浪涌两岸;白鹭鸣唳,天光破云。明视之心疑,乃离视。忽见庭中立二人,皆足生彩霞,衣袂扬光,烨然[xvi]如神家。待回首,赫然星也。明惊惧,辄[xvii]弃门房,拥星嚎啕不止。却说星离家数载,思悔并生,抚弟亦泣之。手足情毕,明方觉身侧立人,始见白发碧眸,肤透冰脂;眼挑似凤,唇收如虹。锦服华裳近察矣,气宇轩昂恍若仙。询兄者谁,星踌躇,赧然[xviii]云友,扶摇也。

       要[xix]家中,王母见星泫然。娓娓道,盖时逢海难,幸得摇助,方侥活。母跪地谢,摇不为动,转身递以惠喜。惠喜,神草也,传生蓬莱外,可愈一方顽疾。母明相觑,遂视摇以恩公,醴酒款之。山野多杂簌[xx],摇初见,面少有嫌色。母忖世家子殆[xxi]不惯贫,携二儿谢[xxii]。星愧欲劝,但见摇素袂起拂,经处华光四溢,倏忽玉盘珍馐也。明惶惶梦矣,问摇乃何方仙人。不应。望兄,兄亦笑不答。

点我上车

      



为了方便阅读来一份注释吧~:

[i] 越:优越。

[ii] 见背:指长辈去世。

[iii] 闾里:寻常百姓居住的地方。

[iv] 丁忧:遭逢父母的丧事,居丧守孝。

[v] 束发:系结头发,代指成童十五至二十岁。

[vi] 无论:更不用说。

[vii] 腌臜:肮脏,引申为不道德的事情。

[viii] 氓:指品质恶劣、为非作歹的人。

[ix] 未几:不久,不一会儿。

[x] 沧渤:东海和渤海,泛指大海。

[xi] 盖;表示原因。

[xii] 汤:汤药。

[xiii] 以…银:用…换银子。

[xiv] 少:通“稍”,稍微。

[xv] 陈迹:旧事。

[xvi] 烨然:光彩鲜明的样子。

[xvii] 辄:立即,就。

[xviii] 赧然:形容不好意思的样子。

[xix] 要:通“邀”,邀请。

[xx] 杂簌:野菜。

[xxi] 殆:大概。

[xxii] 谢:道歉。







【若风之声|瀚星R18】核桃

                                              核桃

·接《还丹》时间线,私设如山

·瀚星R18(微摇星) 注意是杨瀚洲X王晟星!(务必喜欢再下拉,谢谢啦给您拜个早年

·1W+驴车,上车需谨慎……

>>>>>>>>>>>>OK?


       王晟星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还有能重见金清镇牌坊的一天。

       沿街是叫卖的小贩,煮抄手腾起的热气把来往的人潮隔了个影绰。他逆在人群里发呆,离家太久,生活近二十载的小镇忽然像被渲了层柳烟似的出奇陌生。明明前日还满是丹霄的仙雾缭绕,怎得转眼便回来了?

    “喂晟星,发什么愣呢。”瀚洲从熙攘人群中侧身钻来,胸前鼓鼓囊囊抱了一大袋褐色的东西,他还未应过来,脑门便结结实实挨了对方一崩儿,“这回来都两天了,还没回过神?”

    “嘶……”晟星捂着脑袋瞧他。

    “行了走吧,你娘跟你弟弟还等着咱们回家做饭呢。”瀚洲将手里东西一抖落,哗啦啦一阵响,满怀个大皮薄的核桃就要漏出来,“也不知那些仙人突然发什么善心,他们圣主固次修为,居然还将所有服侍过的下人统统遣返回乡——哎晟星,你当日不是被选入其中了么,有曾听说过为何会这样?”晟星听他问,不知想到什么脸唰地红了,半晌支吾道:“我、我也不知!丹霄那些仙人们个个脾性都反复无常,他们想的事情岂是我们能猜透的?再说瀚洲,你以为我们便能这样一直呆下去么?时辰一到不还是要被那些仙人们看押返遣……”

    “好事一桩啊!想要我杨瀚洲一直藏在这又偏又穷的地方,我还不干呢。”瀚洲甩了下头发,“不过这次也算是托你的福了,所有遣返的下人居然只有你能带同乡回来,要不是我消息灵通,不准现在还被关在丹霄那杂房里吃冷饭。”

      晟星笑了:“那你还想回去。” 

   “忍一时之苦享万世之乐,这点道理都不懂,傻小子!”

      瀚洲往前跳了几步躲过驶来的马车,核桃被动作甩出了叮当声。晟星瞧着他,嘴角忍不住上扬:“你买这么多核桃做什么?”

   “当然是补了!”走在前面的人回过头,背对着夕阳散成了金辉满地,被光耀得看不清面容。

      补?补什么? 晟星没反应过来。回神瀚洲已然跑远,余晖下对自己远远地招手。 周遭妇孺老少络绎不绝,一派祥和,真真是人间才有的烟火气。心底涌上的暖意流遍全身,他迈出回家的轻快步子。裤脚刚一扯,下身某处不合时宜的刺痛感倏忽传来,晟星尴尬地顿了顿,悄悄抬眼扫向四周。还好,前边阿婆忙着称新下的枇杷,后头毛头小子正盯吹糖盯得出神,没有人注意自己的异样。丹霄,修炼,鼎炉……明明就是前几日的经历,此时映着满街的吹呼吆喝,倒远得如同前世记忆了。   

       ……算啦,不去想了。人都已经回来了,难得团聚,回来便好。


      七月本已入伏天,沿海又闷热,合该人是一刻都待不住的,今天反倒起了东风,沿墙堆的稻柴被吹得簌簌直响。炊房内夕阳透窗,瀚洲在一旁切着葱,这边晟星擦擦额头渗出的汗,揭开水汽扑腾的米锅,一瞬间满屋的清香扑鼻。

    “哥,你后天是不是就要走了?什么时候能再回来啊?”晟明坐在堂屋桌子旁咬着筷子,看见晟星端饭走进来,口齿不清道。

       木碟子盛着炊圆,杨梅沁着刚打上来冰凉的井水。晟星放下碗筷捻起一个红彤彤的果子:“快了。你不用担心,给娘治病的药草我倒也打听好了地方,只是……只是平日干活太忙了,一旦有时日取回来,我也就能回家了。”仙居杨梅个大汁甜,一口咬下去甘辛入脾。果肉化在嘴里,仿佛心情也好上那么几分。

    “真的吗!那你年底能回来吗?”

       晟星伸手摸摸弟弟毛烘烘的脑袋,笑了笑:“我尽量。”

    “星儿,若是真找不到那草,你就回家吧。”老妇人脚步蹒跚从里屋走出来,晟星赶忙上前搀扶,“娘这病真好不了,可也盼着你下半辈子能安安稳稳过啊。回来找个姑娘成个家,不比啥都好!”

       闷热的天,王氏却依旧一身不符时节的旧麻衣,把瘦骨如柴的身子里里外外缠了三层。晟星握着母亲因病而干瘪无力的手,看她路也走不稳,心中酸苦骤升。是,是该回家好好过日子。娶个媳妇儿侍奉老母,尽了孝心再把晟明拉扯大,平平淡淡把一辈子过完就是了。天边那些个瑶阶玉树、繁情美意,又岂是自己这种低微如蝼蚁的凡人可及的? 

       他眼前蓦然闪现丹霄那人炫目的锦衣华服,不由低头暗自神伤。

     “对了哥,”正惆怅着,晟明又在一旁戳着筷子聒噪了起来,“我昨儿在外面碰见了翠兰姐,她听说你回来了,硬塞给我一篮鸡蛋,说是做见面礼的。她还说明晚想让你陪她到镇上花灯会走一遭呢,我给答应了!”

       脑袋啪一声断了弦。前一秒还心思涌动不知如何是好,晟星下一秒就被王晟明这番胡话给噎得差点背过一口气:“你,你你……”老妇人眨眨眼看了看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大儿子,笑得牙都合不拢了:“村东头老朱家那个翠兰?我看那闺女挺好,一直想着你呢,你明天也多出去跟人家走走。”

       晟星窘得不知如何是好,他耸着肩膀瞪向惹是生非的弟弟,本想扑上去来一顿骂,可话到嘴边又憋不出来半个音:“……娘!你别听晟明胡说!”说罢便三步并作两步冲向炊房,“鸡蛋你放哪了?快还给人家去!”

     “原来炊房那篮子鸡蛋是你小子弄来的,”瀚洲从炊房门口闪身出来,促狭道。他粗布衣服上还沾着丝油烟味,手里端着碗橙黄晶亮的东西,风一送满鼻黄酒的沁香,“姑娘还挺会挑日子,明儿个七月七,主意都打到咱晟星头上来了。”

       两人迎面照上,晟星分明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止不住的戏谑, 他又羞又急,抓住瀚洲衣角就把人往回扯,边扯边做夸张的口型:“瀚洲,帮帮我!” “帮什么?”晟星忿忿瞪他一眼,威胁作用没起到,倒是让瀚洲笑着接了这眼神,仿佛刚才的明知故问理所当然:“帮也成,先说好,这七月七你得呆在我旁边,哪都不许去。”晟星愣了愣,虽不明所以却也是诺诺应了一声。“……好。”

       瀚洲瞧他呆傻傻的样子不禁捂嘴偷笑,转身对着堂屋里的人喊道:“小明,回去告诉你翠兰姐,今年七夕你哥同我一起过了!”

     “啊?”

     “人刚回来就这么折腾你哥,太不厚道了。”泛着酒味的碗放在桌子上,最后一道菜上齐四人纷纷落座,瀚洲又不知从哪变了壶梅子酒出来,“多在家里呆几天聚一聚,这节便当作十五过吧,下次还不知何时能回来!”

       晚霞烧天,一盅清凉梅酒,炊圆软糯,麻糍油亮。瀚洲拿绍兴酒酿的核桃调蛋更是掺入姜汁红糖,绵软的核桃碎往黄橙橙的表皮上一撒,实是寻常人家平日难得一见的滋补之食。晟明饿了一下午,这会儿也不管其他人动静,急吼吼地夹了个茭香炊圆就往嘴里塞;王氏正欲动筷,听闻瀚洲这番话,不由得心疼握住了大儿子的手:“你们那边苦不苦?累不累?平日里做活能吃得饱吗?”

       晟星眉眼温柔像极了王氏年轻时的模样。此时火烧云漫过村口大槐,斜光虚虚给他周身镀了层金辉。他抚上母亲手心,语气柔和:“您放心,我跟瀚洲都挺好,虽说是平日里是苦了些,但总能碰上好心人相互帮衬,倒也舒坦。”

     “是,”瀚洲翘着二郎腿,舀了一大勺蒸蛋抻腰递给对面人,“晟星这小子老实又能干,可比我受欢迎多了!做活那地儿有不少姐姐可都盯着他呢——来,张嘴。”晟星一怔,随即就被塞了满满一大口微辛的嫩蒸蛋:“不是做给我娘的?” 

       瀚洲眉毛一挑:“还未告诉伯母呢。这半年都累成什么样子,你心里有数!回来前几日不还帮人家做——烧炉子来着,见了我连路都走不直了,还以为你犯了什么事被他们捉来打屁股呢。” 一旁晟明正吃得欢,把个嘴吧唧得奇响无比,瀚洲哥这么一说直觉有故事可以听,便抬了眼皮偷瞄晟星。晟星心里咯噔一下 ,还未等开口争辩就听母亲担忧的声音:“星儿,你还替人家烧炉子啊?怎么烧成这样?”

       莫不是瀚洲知道自己做鼎炉的事情了?!

       傍晚灼风从身后掠过,可还是禁不住额角滴下冷汗。晟星目光紧盯着桌上饭菜不敢移开半寸:“没、没事,可能是炉火太旺,守久了便头晕躁热吧。”王氏还在向他这边望,对面瀚洲却莫名哼了一声:“的确是燥热。看你这日夜操劳的样子,自然须得补一补,免得等回去了精虚人疲!”说罢便将乘着蒸蛋的碗向晟星一推。不应当啊!晟星有点慌,面上讪笑着,默默捧起碗挖下一勺。圣主修炼如此重要的事情不会随意外传,瀚洲是怎么知道的?

       姜汁辛辣溜过喉咙,却是食之无味。



        夜气幽幽浮了起来,七月圆月白凌凌挂在树梢头,万籁俱寂。晟星洗涮过,将炊房内剩的一袋核桃摆好便转身回了房。晚饭时没抵住瀚洲的劝,家酿的梅子酒多喝了半碗,这会儿被热风一熏整个人都有些晕乎。瀚洲斜身靠着墙,正在卧房门口百无聊赖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见他微红着脸走过来,不禁挑了挑眉头。

     “时候不早了,今晚就只能凑合凑合睡一张床,委屈你了。”晟星合上窗子,转身对瀚洲道。 

       火光明灭,二人身影映在土墙上,颤颤巍巍好似春露溅池,揉下一汪不明言述的意情。 “等等晟星,我有一件事想问你。”瀚洲同他进屋,刘海搭在脸上落得片片阴影。

      “嗯?”

      “圣主招你入殿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晟星一怔:“你不是知道么,圣主修炼的确需鼎炉为辅。他们选了我……与其他六人,七七四十九天内服侍圣主膳食起居。” 瀚洲抬眼撇他一眼: “你当真没骗我?”

     “当真。”

       夜风踩着木窗缝子溜进来,将桌上烛火吹得摆了一摆。瀚洲坐定,托着腮冷眼看他。晟星瞧他那三堂会审似的眼神,方才的醉意瞬间消了大半,夜凉顺着脊骨直往上爬,一瞬局促地连手脚都无处可放: “真的,瀚洲,真的什么都没有……信我。”话音刚落,便听瀚洲叹了口气:“就算无法接近圣主,宫内流蜚我也自是有知晓之处。肉体凡胎想要修仙,要借仙丹;而仙人欲固修为,则需借人为鼎炉——双修之名,你以为我会不知道?”

    “晟星。你说做了鼎炉……便是上了他的床吧。”

       烛火倏得亮了几分,晟星双颊红醺犹如火焰一般,窘迫明明白白刻在眼睛里。瀚洲心下一紧,不由明白自己竟真猜中,霎时腔中不知是何般滋味。

     “你真被他给……那个了?”

     “瀚洲。”晟星别别扭扭不愿开口,“都过去了。我又不是女子也丢不了什么……就当做未发生过罢。”

       瀚洲听罢,起身猛扯晟星衣袖,“你小子——!是不是他们逼你的?是不是圣主他要挟你这么做的?在丹霄时为何不告诉我?”晟星被他拽得一个摇晃,木头桌子撞得嘎吱响,寂夜里格外刺耳。“你干嘛……!嘘,我娘和晟明都睡了,你小点声!”瀚洲死死攥着他手臂不说话。片刻他忽然卸了全身气力,直挺挺地向床上倒去。

      晟星虽难堪,见他失了魂似的颓坐着,也不免心生愧疚。刚想出言安慰,却听那边传来瀚洲闷闷的声音:“你过来。”

     “?”

    “裤子脱了。”

       刚刚折腾下去的酒热又重新涌回头顶了:“做……做什么?”瀚洲起来,也不理睬他的阻拦,三下五除二就将他腰间布带解开。

    “从丹霄回来那天我便发现了。这几日你一直走路歪扭,适才吃饭时也不敢用了力气坐——那人完事了未曾替你涂药消肿吧?底下疼不疼?我给你上药。你跑什么跑,别动!”

    “不、不用!又没多大事,我自己就好!”

       瀚洲翻眼乜他,手上却没停:“外边儿够得着,里面也能够得着?再说都是男人,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晚些日子若是伤口发了脓,被你娘知道了,到时候你自己掂量掂量怎个回答吧。”晟星拽着裤腰,张皇着与他僵持。盯了瀚洲脑袋顶半晌,只觉眼前人景全部晃起来,心知是酒劲儿彻底上来了,便嚅喏道:“今晚算了吧,我喝多了,有些困……明早,明早再说。”

       瀚洲看他迷迷瞪瞪的样子不禁一哂,起身揽住他肩膀,轻轻一带倚靠在床边,顺势揉了一把对方的脸:“你睡你的。不用管我做什么,乖。”

    “那你快点……”


1快上车

2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路!

        ……就这样吧。别想什么丹霄了,就这样和晟星安安静静待在一起过完一辈子,不也挺好吗?

       忽然有个声音对他说。

       就这样过完一辈子吧。 


       人间七月七,小院儿澄明,自是人间好风景。可天河牛郎织女依旧遥望,终日不得见。

                                                                                                                                                                                                                                          全文完



小剧场:

丹霄,天青玉宫。扶摇瘫在床上。

摇:因为修炼没搞好结果反噬了,真丢人……幸亏找了个理由让人把王晟星弄回家先呆几天,省得他看到这幅我纵欲过度的样子。不过等我好了就又可以打着修炼的幌子和他噫嘻嘻嘻王晟星真可爱我喜欢

(然后摇哥就被绿了)



(为啥lof不能同时发两个视频???

一个看起来十分窒息的题材,做的过程更加令人窒息……

中期实在是太可怕了尤其只有两三个人扛的中期,我还活着,生命真美妙QAQ

说起来师姐一直在做社会黑暗面题材的片子总觉得背后有故事……?反正这次参片已经在我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死都不要一个人扛整部片子,真的会出人命的。


来了!今年参了两卡原画……剩下时间全部在隔壁black room和师姐疯狂爆肝

不过好歹也算是担过原画了,感觉以后出去可以吹牛逼(?)

ps.从去年《回笼觉》到今年的《霾海》,卷纸的人设根本就没变过啊。。。一直那么丑

原来学术趴那么早就上传了,一直没有发现【捂脸

今年份的。开头的旋转方块上个月涂到怀疑人生,120帧的循环地狱……现在看到就感觉窒息max

也算是提前两年体验了一把肝毕设一直到展映前最后几个小时的生死时速了orz

明年这个时候就该亲自上场公开处刑了,好方||||||

从世锦赛男单短节目一路摸到自由滑,今晚看最后一组六BOSS集体刷新纪录简直燃到爆哭……

不管是天总还是哈牛都太棒了!这种大家全部竭尽全力只为突破自我的竞技感实在太让人感动,觉得自己从米沙跳跃全部clean的那会儿就开始落泪直到颁奖典礼QWQ

看的时候一直在幻想如果有他们在的赫尔辛基会有多精彩,然而也只能这样聊以自慰,YY一下勇利短节目登场了【。

回归赛场的老维:我只不过休了一个赛季,男单都疯了吗???

© 夜风船 | Powered by LOFTER